草与托马斯

智障想搞rps_(:Ⅰ」∠)_

         最近沉迷于这首歌,无论早上走在上学路上,中午冒烈日打着伞,午后晚饭后趴在窗边,都会偷偷哼着,几乎不停歇。作为热爱日音的人,我喜欢许多小众歌手,许多好听到让人怀疑人生的歌,却发现在知道spitz之前 听到Robinson之前,仿佛错过了世界(没那么夸张)。总之当我脑袋里不断循环播放它的时候,想着这首无比奇妙的歌竟然被我听到了,就会喜悦万分。
         旋律仔细听,其实没有特别令人惊艳之细节,但是我评判一首歌是否动人美妙的度量衡从来不是旋律的复杂精致,而是能否和我幻想中的世界的气息重合。月の明リ做得到,Robinson也做得到。于是忽然爱上了鼓点和拨弦,并且未来也许可以完成的电影处女作中也要用这种spitz风格的主题曲才算完美。
        作为一名小小中学生,爱上这种老歌(也不算太老,毕竟我也是昭和音乐爱好者)实属不易。而我顽固的贪念使我沉醉其中,并且希望有生之年能听到更多如此美妙的歌曲。
         红茶味的Robinson要在日落时分独自在河边的草坪上躺着听哦,看桥上过往的电车车皮在夕阳下闪闪发光,虽然这里不是Japan。
(想改成片假歌名的版本,封面太合感觉了,胶片味儿)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A玛莎草与托马斯 转载了此音乐